close

松下洸平專欄十人十色】與松下洸平對談之二

無論從事什麼工作,到頭來都是與自己戰鬥

5d05337fgy1hcf6cmep4fj21xg1abwou.jpeg

 

松下:417日起播出的富士、關西電視台系列電視劇「絕對不可能」(星期一晚上10點)中與天海小姐一起合作,從她身上得到非常多的正面心態。

天海:哪裡哪裡。

松下:我在比較忙碌的時候對事物總是比較容易往負面思考,往負面的方向解釋。但是天海小姐並非如此。例如,比較簡單的比喻就是,我如果說「有時候會在半夜吃泡麵呢」,天海小姐就會說「我也會呀」。

天海:哈哈哈,我會啊。

松下:首先我就嚇到了,問她「不會有罪惡感嗎?」她說「不會。因為『啊!吃到好吃的東西了』這種歡喜的感覺戰勝了罪惡感」。

天海:是啊。因為我覺得如果什麼事都往負面想,對身體跟精神上也都會產生負面影響。所以,就不要去想「怎麼半夜吃了這個」,只要覺得「啊,這很好吃!」身體也會覺得自己吃了好的東西。所以要堂堂正正的說「好吃!」然後把它吃下去。

松下:哈哈哈(笑)。在與天海小姐談話中,我感覺到,討厭的事或痛苦的事是可以靠自己去牢牢掌握方向的呢。

天海:煩惱可以分為自己能解決,跟自己不能解決這兩種。如果是自己無法解決的,我會選擇盡量不要去想。如果是自己想辦法處理就能解決的話,那就去處理它,但如果再怎麼想也無法解決的話,想這些就太浪費時間了。因為人生的時間有限。

  不過如果是年輕的時候,還是會煩惱,我覺得那也是好事。可以慢慢學會找到自己的路以及自己的處理方法。

松下:或許煩惱可以讓你更了解自己。是否有過被負面思考拖住無法擺脫的經驗?

天海:有啊有啊。也曾有過連續多日都處於鬱悶的心情。但是我好像是那種被逼到牆角時會突然爬起來的那種型。反正想了也沒有用,乾脆去練習、去想快樂的事。畢竟我們的工作就是只要多練習大致上就能解決得了不是嗎?

松下:練習真的很重要呢。

天海:是啊。背台詞啦、看對方的戲然後自己也練習之類的。

松下:天海小姐是固定每年演一次舞台劇嗎?

天海:並沒有很固定,過去都是差不多兩年一次,最近是比較緊密一點。如果不定期演舞台劇的話,就無法維護自己的演技吧?舞台跟影像不同,演舞台劇如果只靠細微的表情變化,3樓後面的觀眾是無法看得明白的。如果不用全身去演戲,感覺自己的演技會越來越怠惰。

松下:這點我非常懂。舞台劇有一個月的時間排練,可以為了僅僅一行的台詞選擇千百種說法,慢慢的思考。因為並沒有正確答案,所以有時候也會有找不到適當答案的時候。在大阪或名古屋演完千秋樂之後,搭著回品川的新幹線上才想到「啊!不對不對,那句台詞不應該這麼說」。

天海:我懂我懂。還有就是,在影像工作的現場,隨著年齡與經驗的提升,只要演得不是太糟糕,就不太有人會去提醒你或是教你。但是舞台就不是這樣。如果你演得不符合導演要的感覺,導演就會告訴你「不對,不是這樣」。我認為演舞台劇也是為了不讓演技變得自以為是一定要有的時間。

松下:確實是如此。20幾歲的時候老是被唸「不對!再來一次!」。當時雖然覺得痛苦,但是養成確認自己的演技是否正確的習慣,是非常可貴的事。現在也常常會問自己「這樣演可以嗎?」。

天海:這是很棒的事呢。在寶塚的時候,有一位導演叫做柴田侑宏。因為他後來視力越來越差,只靠耳朵在聽。他對音色、感情的表現方式非常敏感,因此他說「不對,不是這樣,不對」的那個聲音一直留在我耳朵裡。到現在演戲的時候都還覺得彷彿聽得到柴田老師說「不對」的聲音。

松下:那好厲害哦。

天海:我也覺得那個經驗真的非常可貴。我們並不是在跟角色戰鬥,也不是在跟導演戰鬥,我們是在做出能讓自己認可的表演。我想任何工作都一樣,到頭來都是跟自己戰鬥。

松下:我的確也這麼認為。

天海:所以偶爾告訴自己「很好很好,你很努力了」是很重要的呢。雖然會懷疑自己是否有演好,但是我會想「那麼冷的天那樣已經很拼了」「在那種狀況下也很努力做到了,了不起!」。因為是不是真的努力過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。

松下:不會想要得到別人稱讚嗎?

天海:不會(秒答)。

松下:欸?不會嗎?我會很想得到稱讚呢(笑)。

天海:那你就聯絡我!我會告訴你「說什麼傻話呢,松下君,你不是很拼了嗎!」(笑)
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文章標籤
    天海祐希 松下洸平 日劇
    全站熱搜

    whatsup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