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L.158   BE COOL 

原文刊登於MYOJO雜誌2008年7月號



"帥"確實是一種讚美的辭彙。雖然我自己也被別人這樣說過,但也許我並不是那麼開心的接受這樣的讚美。因為沒有什麼太具體的感覺,所以大概就是聽聽就算了。我會覺得「So What?那又如何呢?」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才是重要的。 

當然,在我10幾歲的時候,確實曾經"想要變帥"。就某種意義而言,那或許可以說是一個以此為"目的"的階段。但是我漸漸地認為,那不過是為了達成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所需要的一種"手段"罷了。一種為了能夠愉快地達成目的的手段。帥不帥這種東西,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一定是不會發現的。有時候因為朋友之間的交往關係,會遇見許多人。自己內心所認定的帥氣,在眾人認為「嗯,這樣很帥」的過程之中,許多細節就會逐漸改變。我有這樣的感覺。 

我認為要"成為一個很帥的人",其實是很難的。不太容易辦到。但是"做一些很帥的事情"還比較可能一點。所謂"做一些很帥的事情"就好比說是凡事禮讓別人、做事的方式、以及保有自己的風格。當然,這些或許也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。反過來說我認為"很遜"的是什麼,那首先就是"自我欺騙"。也就是無法真心讚美他人的時候。我也曾經自己告訴自己,千萬不要這樣。所以當別人真的很棒很帥的時候,不應該對人家有敵意,無論是哪種領域的人,都應該對他們抱持敬意。比方說最近我才想到,那些辣妹雜誌的編輯們,他們自己的打扮,跟她們實際做出來的東西,並沒有什麼差異。這就是不欺騙,我認為這樣真的很棒。



我身邊也有許多人正在身體力行的過著我認為相當不錯的生活方式。這無關乎立場或是年齡。比我年輕很多的人,也有許多很有實力、很有魅力的人。在我還是毛頭小伙子的時候,眼睛裡只看得見比我年長的人。往上看的時候,看得見的只是範圍很有限的東西,視野是狹隘的,"帥"的定義也很狹隘。我想,我現在或許正站在當初我所仰望的位置,但我認為,再往上應該也還有很大的空間。


當然,一個帥氣的女生也是很讚的。對自己的優缺點都能充分掌握之後,才採取行動。比方說現在正和我一起演出的小深(深津繪理),就是這樣一位女性。她不僅僅是可愛,毫無疑問的,她也是很帥的。透過她的演繹,劇本中沒有描繪出來的深度幽默感都被她給演活了。


在拍戲現場,基本上就是一個可以遇見許多這樣的人的地方。相對的,如果有人不屬於這類型,是否反而顯得醒目?(笑)該怎麼說呢?會有種跟不上節拍的感覺。不過只要彼此多花一點時間去相處,就會慢慢改變的。


希望誰是最帥的人?
就我自己而言,雖然有各種工作的現場,還是會希望導演是那個最帥的人。我所指的當然不是長相,而是做事的風格。因為我會希望能夠充分理解對方想做的、想拍的是什麼,大家才能夠進行作業。導演,也有各種不同的類型。偶爾也有些人是讓人很驚訝的(笑)。不、我所謂的驚訝完全是一種正面的意義。有一些是我未曾見過的類型,但隨著見面次數的增加,就會越來越明白他的優點。這樣的導演,能夠在完全認可一同工作的人的想法之外,還同時保有自己的風格。廣告片的攝影師也是。比方說,在拍攝『GATSBY』廣告的時候,他認為我很FREE的那種表現方式很有意思。其實拍出來的成品跟原來導演畫的分鏡圖有所不同,但他還是說「啊、這個不錯啊」就接受了。我認為可以做到這點的導演就真的很帥了。



SMAP
也是一樣,可以一直保持著柔軟的風格,我認為是一件好事。我們不太算是那種防衛系的。認真說起來應該算是在第一線作戰的那種。不過我們可不是忍者(笑)。你總是可以看見我們的。在我們之間,有一種超乎團體形式的規律,知道「現在必須要做的是什麼」。比方說,拍MYOJO
的封面時,就一定是所有人肩搭肩臉靠臉的露出笑容(笑)。不過如果是我們各自單獨的工作,就沒有這樣的必要。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份內該做的事情,也分別去經歷許多事情,當我們各自帶著成果集合在一起的時候,就很自然的會壯大起來。這一點都不勉強,一方面是不要勉強比較好,另一方面我們也勉強不來。也因此我們才能表現得如此自然。不過,我們經常都是抱著必須按照這個規律走的想法。因為這對我們而言,是最帥的表現方式。
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whatsup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